吕凌:既会做手术,更会做创新 - 雷竞之星 - 雷竞技入口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医疗情报  > 雷竞之星

吕凌:既会做手术,更会做创新

2017-03-17 人评论

38岁,中共党员,医学博士,郑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(河南省人民医院),副主任医师、博导、教授,国家优秀青年基金获得者,科技部863青年科学家。

吕凌

38岁,中共党员,医学博士,郑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(河南省人民医院),副主任医师、博导、教授,国家优秀青年基金获得者,科技部863青年科学家。


首次于临床运用调节性T细胞进行活体肝移植患者术后免疫耐受诱导治疗;和兄弟高校共同研制出第三代3D打印肝脏体外循环支持系统;研究入选爱思唯尔(Elsevier)发布的中国高被引学者医学类榜单......这就是吕凌,一个真正的雷竞之星

吕凌的研究方向为肝脏移植与移植免疫。作为外科医生,吕凌起初一门心思扎进临床技术磨练中,直到碰到一位特殊的病人,“他是个孩子,肝脏移植手术非常成功。手术后恢复得很好,结果家长自行给孩子停药了,送过来时已经肝脏衰竭,产生排异,孩子最后不幸离世。”这个不幸深深触动了吕凌,“肝移植手术追求的是移植患者能够像正常人一样生活,但是无论手术多么成功,移植后都不能摆脱终身服用免疫抑制药来抵抗排异。”

近13年中,吕凌团队致力于移植免疫学研究,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最终使移植患者少用甚至停用免疫抑制药物,实现真正意义上的长期存活。在国际上,吕凌团队率先于临床运用调节性T细胞进行活体肝移植患者术后免疫耐受的诱导治疗,目前已有患者实现撤药并在观察。

据介绍,免疫系统是人体的“武装力量”,其最大特点就是能辨认“敌我”并清除“敌人”,保护自己。但在器官移植过程中,植入的异体器官同样会被这支军队识别为“入侵者”而加以攻击,引起移植排异反应。也就是说,它们并不明白医生进行器官移植的目的,对植入的器官“认生”了。

那么怎样才能训练人体的“武装力量”,使其对植入物不“认生”,而是与其结成“统一战线”?吕凌团队的研究人员的新方法是从接受移植者自身提取出一种细胞,在体外将它们“强化培训”成聪明过人的“宪兵”,再注入患者体内去管理“战斗部队”,使战斗部队既能对敌实施“精确打击”,又不对移植物“认生”,而是认其为友,避免排异反应,进而解除器官移植者需终生服用免疫抑制药物的痛苦。该技术研究进展顺利,目前已获国家发明专利。

吕凌教授介绍,人体的免疫系统中存在着一种调节性T细胞,其作用相当于 “宪兵部队”,可以管控“战斗部队”,而“战斗部队”的学名叫作效应性T细胞。这些“宪兵”会抑制过火的排斥反应,阻止“战斗兵”杀红了眼。

“可是人体天然的调节性T细胞数量太少、功能不稳定,而且并不能聪明地识别移植器官这样有益的‘外来户’。”吕凌说:“所以我们需要培养更多更聪明的‘宪兵’,把人类的敌我定义教给它们,再让它们去管理战斗兵。最终达到临床上的针对于移植器官的个体化免疫耐受诱导治疗。”

由此研究人员引入DC细胞,它是人体免疫系统中的“侦察兵”。让这些“侦察兵”先侦测到器官提供者的抗原信息,再把这些“侦察兵”和“宪兵”放在一起体外培养,就可以诱导出能执行医生意志、“认异为己”的“聪明宪兵”了,当它们被注入人体,再遇到移植器官时,就会将其视为自己人,并通知战斗兵不要开火。

据吕凌教授介绍,传统的免疫抑制药物是让“战斗部队”无选择地放下武器,停止抵抗,长期服用会导致患者抵抗力极其低下,各种细菌、霉菌、病毒乘虚而入,造成感染。而且可能影响儿童生长发育,增加患者得癌症和脆骨症等病的风险。

培养“聪明宪兵”的方法就不一样了。“宪兵和战斗兵的关系则不是一棒子打翻一船人,而是两股势力在人体内达成动态的平衡,就好像道家的阴阳两仪,维持免疫系统正常运作和人体健康。”战斗兵多了,会伤及无辜;宪兵多了,战斗兵束手束脚,也对人体有害。所以注入这种调节性T细胞的量有严格的控制。吕凌教授介绍,每平方米体表面积可注入的调节性T细胞的数量是1×109个。

“按这个标准注入就不会有风险。另外,因为治疗输注的是患者自身细胞,所以不存在排异的问题;而我们所用的临床诱导试剂也经过了临床验证,而且细胞制剂的剂量相对较小,非常安全。我们的合作者——美国明尼苏安国大学的Blazar教授就是国际上率先采用此法治疗排异反应带来的疾病的。” 目前,吕凌教授所在的南医大一附院肝移植中心正在进行健康志愿者实验,结果显示该群细胞具有很好的安全性。

“另外,因为细胞是从受体自身提取的,不是来自异体或第三方,所以也没有伦理上的问题。除了解决排异反应带来的问题,我们还可以将这种方法用于治疗许多自身免疫性疾病。例如红斑狼疮、I型糖尿病、关节炎等。”吕凌教授说,比如I型糖尿病就是因为“战斗兵”杀红了眼导致的,它们把负责分泌胰岛素的β细胞当成敌人进行攻击,人因为胰岛素量下降而得病。“我们可以派‘宪兵’告诉它们,β细胞是自己人。”

“此外,我们还可以将初始细胞培养成更多的调节性T细胞。这个过程就好比是招收新生。”更为神奇的是,经培训的“宪兵部队”在人体内还具有“教育”功能,它们能够“吸收发展”一些其他种类的细胞加入自己的队伍。这样,当“老宪兵们”的生命周期结束之后,我们不用担心谁来接任维持秩序的问题。因为被教育出的新一批调节性T细胞也能识别供体抗原,患者自身的免疫系统会达成一个新的平衡并不断持续。 


相关资讯

共有条评论 网友评论

验证码: 看不清楚?
    免费咨询电话X
    雷竞技苹果app下载官方版,该通话免费,请放心接听~

    雷竞技手机app下载

    雷竞技安卓版下载 雷竞技苹果版下载
    Baidu
    sogou